NEXT
PREV
申博sunbetDYNAMIC NEWS
黎瑞刚的“内容引擎”失速,华人文化减持B站过冬?
发布时间:2019-06-13 15:28  责任编辑:a123
 

艺恩网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摘要]

从产业链的布局者、组盘者变成孵化者、运营者,应该不是黎瑞刚和华人文化想要的变化趋势。

华人文化这家被认为文娱行业内最有实力和资源的文化产业及投资集团,正在低调的发生变化,表现方式之一是比起前几年高调的投资,减持、退出、所投企业债务危机等动向更多被行业知晓。

“华人文化这两年确实卖的比投的多,感觉目前的策略是和主业相关的都留着,不相关且又是小股东的都卖了。”一位文娱产业投资人说。

低调推出B站

华人文化明星投资案例里,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算是一个。2014年和2015年,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先后两次投资B站,B站上市前,另一主体华人文化控股集团又对B站追加了投资。华人文化的掌门人黎瑞刚也曾对媒体表示,B站所代表的年轻文化,是华人文化不可或缺的领域,对华人文化的文娱布局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但仅仅在B站上市一年后,华人文化却低调的减持到不再出现在B站的股东结构里。

4月份,在美上市的哔哩哔哩发布财报,细心的分析师从相关公布的资料里发现,截至2019年3月28日,B站股权结构是:正心谷创新资本(Loyal Valley Capital)持有6.2%股权,及1.8%的投票权;腾讯持有11.9%股权,及3.4%的投票权,为第二大股东,阿里持有B站7.6%股权,及2.2%的投票权,为次于陈睿、徐逸、腾讯的B站第四大股东。启明创投还持有2.1%股权,及0.6%的投票权。

对比2018年B站上市前股权,曾经持股高达10.8%CMC不见了。B站上市前的股权结构为:CMC持股10.8%,IDG资本持股6.5%,腾讯持股4.4%。很显然,在腾讯增持B站的同时,CMC、IDG资本过去一年大笔减持了B站。

2018年以来,CMC 资本的投资活跃度逐渐减少,但减持和退出的活跃度却在增加。IT 桔子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3月底, CMC 资本共有 9 起有公开记录的退出事件,其中并购退出 3 起,上市退出 6 起。

其中,2018 年是华人文化退出频率最高的一年,英语流利说、哔哩哔哩、趣头条以上市的方式退出:2018 年 9 月 27 日英语流利说登录纽交所;9 月 14 日趣头条在纳斯达克挂牌;3 月 28 日,哔哩哔哩也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饿了么以被并购的方式退出,被阿里巴巴以 9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这些案例看上去都很美好,但翻看资本市场的数据即可看出,趣头条、英语流利说的市值在上市当日都有不同程度的缩水,2018年严酷的市场环境更让很多上市公司遭遇了破发,上市当日的股价甚至低于上市前的融资价格。这些退出能否为CMC带来收益,可能还是疑问。

受娱乐寒冬拖累?

到底什么原因导致华人文化要如此大规模的减持对其产业布局有战略性意义的B站?

“娱乐内容产业一日入冬让华人文化感受到了资金的压力。”上述投资人说,“UME、正午阳光等公司都是高价进入。”黎瑞刚也曾公开表示过,他投资的逻辑之一,就是让内容成为整个系统的引擎。

于是行业内很多看起来光鲜亮丽又昂贵的公司,都在华人文化的“文娱大航母”舰队里。

电影制作、发行领域有引力影视、东方梦工厂、华人影业三个主体,引力影视的项目主要是中外合拍真人电影,比如2018年暑期上映的合拍片《巨齿鲨》。东方梦工厂主打的则是中外合拍动画电影,包括《功夫熊猫3》、《Abominable》(中文暂名“珠穆朗玛”)。华人影业的主营业务是负责一些国产电影的海外发行,经手项目有《战狼2》、《唐人街探案2》、《羞羞的铁拳》、《动物世界》等。

影投领域有UME影院。华人文化在2017年9月完成收购UME影院,该影院主打高价高端路线,在北京、上海、重庆等一二线城市的优势商圈拥有近60家影院,补全了华人文化在电影发行、制作、终端放映的完整产业链。

影视剧制作领域有正午阳光、邵氏兄弟、无线电视广播TVB、深蓝影业;其中正午阳光作为国产剧质量担当,推出了《琅琊榜》、《伪装者》等爆款剧。邵氏兄弟和TVB则一起推动了《使徒行者》、《盲侠大律师》等新港剧的回归。

综艺领域有笑果文化和日月星光两家公司,其中笑果文化的主要作品有《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冒犯家族》等语言类综艺节目,旗下聚集了李诞、池子、卡姆等脱口秀艺人,内容比较垂直。日月星光的主要作品有《这!就是灌篮》、《24小时》等。

申博娱乐(https://www.zjywdjfs.com/a/shenbosunbet/302.html): 黎瑞刚的“内容引擎”失速,华人文化减持B站过冬?